<progress id="sybrt"><source id="sybrt"></source></progress>

<li id="sybrt"></li>

<li id="sybrt"><ol id="sybrt"></ol></li><button id="sybrt"></button>
      1. <progress id="sybrt"><legend id="sybrt"></legend></progress>

          <dl id="sybrt"></dl>
          <dl id="sybrt"><label id="sybrt"></label></dl><progress id="sybrt"></progress>
          <th id="sybrt"><strike id="sybrt"></strike></th>

          <div id="sybrt"><span id="sybrt"><source id="sybrt"></source></span></div><progress id="sybrt"></progress>
        1.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讯息
          房山法院法官巡回审判并成功调解一起法定继承纠纷案件
          作者:袁琳 成梦琳  发布时间:2019-06-10 14:28:51 打印 字号: | |
            “都是亲哥俩,多一些理解,就少一些误会嘛!”

            “要我说,你们就各让一步,都大度点儿,接受调解吧!”

            “你们也得为下一辈的孩子们着想呀,别把关系闹的那么僵啊……”

            6月4日下午,房山区大石窝镇岩上村村委会格外热闹,人大代表、村干部、人民陪审员和法官,正在努力为一对儿亲兄弟进行着调解。这件案子,还得从张大爷去世后说起。

               遗产分割意见不一 弟弟将哥哥诉至法院

            张大爷生前和妻子育有二子三女,两个儿子分别是本案的原告张某隽、被告 张某秀。老伴儿去世后,张大爷于2018年1月15日去世,未留有遗嘱。张大爷的三个女儿都表示放弃遗产继承,由张某隽和张某秀两兄弟继承。于是,张某隽和张某秀二人就遗产分割一事进行协商。

            在协商过程中,弟弟张某隽向哥哥张某秀询问父亲工资卡及养老金领取卡的账户余额情况。张某秀提供了工资卡的对账单,未提供养老金领取卡的对账单,并拒绝提现与弟弟进行分割。同时,张某隽发现张某秀曾以父亲的名义申请建房,并因此获得50000元的住房补贴。张某隽遂要求平分这 50000块钱,但遭到张某秀的拒绝,双方产生矛盾。于是,张某隽将哥哥姐妹诉至房山法院,要求与他的哥哥张某秀平均分割父亲工资卡、养老金领取卡的资金余额及家具家电,平分张某秀以父亲名义申请的住房补贴50000元。

            该案立案后,三姐妹向法院明确表示放弃对父亲遗产的继承,不参与本案诉讼。

                    庭审现场:执拗兄弟为争遗产互不相让

            承办法官何双全在审理过程中了解到,被告张某秀的妻子患病生活不能自理,一直由被告贴身照料,不能长时间离开被告的视线。为了方便当事人参与诉讼,何法官将法庭设在了原被告所在村的村委会,还请来了几位房山区人大代表、村委会干部旁听庭审。

            6月4日下午,在村委会的会议室里,随着法槌落下,案件正式开庭审理。

            原告拿着起诉书,向法院提出自己的诉讼请求:“我要求平分我父亲的遗产,包括工资卡的钱、家具家电、50000元的住房补贴。”

            “我的亲弟弟将我告上法庭,法官您说他还讲一点亲情吗?”被告在法庭上气愤地说道,“两个老人跟我在一个院儿生活了二十多年,平常都是我在照顾,就按一个月500块钱算,照顾老人的钱原告你是不是应该给我?”

            原告立刻反驳道:“你照顾,你怎么照顾?你难道不工作吗?父亲生前自己有钱,花的都是自己的钱。老人最后生病的时候,咱们兄弟姐妹几个轮流照顾的,我认为我们都尽了赡养义务,应该平分老人遗产。”

            经过几个回合的辩论,被告同意由二人平均分割父亲工资卡、养老金领取卡这两个银行账户里的金额,原告撤回关于分割家具家电的诉讼请求。最后,双方的争议焦点落在50000元住房补贴是否属于父亲遗产上。

            “这50000元钱是以我父亲的名义申请的,如果他(张某秀)以自己的名义申请住房补贴顶多能拿到一万多。所以,这50000元是我父亲的遗产,我要求平分。”原告说。

            “不同意平分,住房补贴虽然是以我父亲的名义申请的,但房子是我自己建的,我认为这50000元不属于老人的遗产。”被告反驳道。

            经法庭调查,原被告之间的住房补贴分割问题曾通过双方熟识的第三人私下调解过,但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住房补贴的事儿,我们当时都找中间人给调解过,我说拿出10000给原告,但是原告不同意。人家中间人给调了三次都没调成,说实在不行你们去法院吧。”被告对法官说。

            “我认为是老人的遗产,就应该平分,给我10000块钱,我当然不能同意。”原告坚持自己的意见。

            虽然原被告在庭上一个坚持平分住房补贴,一个坚持不给,但是二人曾私下调解的事实让法官找到了调解的突破口,看到了调解的希望。

                 庭后调解:执着代表为兄弟情不懈努力

            休庭后,考虑到双方仍有调解的意愿,承办法官于是就地主持了调解。

            在调解僵持一段时间后,法官、人大代表、村干部、人民陪审员们齐齐上阵,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从情与法的角度分别给两兄弟做思想工作。

            会议室外,村干部拍着原告的肩膀说:“你看你大哥也不容易,现在你嫂子这个情况,他经济压力大,你也多体谅体谅他,往后退一步,怎么样?”

            会议室里,人大代表和人民陪审员也在给被告做工作:“你当时申请住房补贴都瞒着你弟不说,他知道肯定生气啊。你是大哥,大哥也要有个大哥的姿态,你退一步,在10000的基础上再给他加点儿,可不可以?”

            法官、人大代表、村干部、人民陪审员们穿梭于屋里屋外,不顾外面天气炎热,轮番耐心做双方的工作。一位人大代表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劝当事人:“亲兄弟姐妹之间,没有必要什么都算得那么清楚,到最后你会发现亲情是最重要的,而且以后孩子之间还要互相走动帮衬,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双方各退一步,不要因一场官司伤了亲情。你们回忆一下过去的几十年相处,对方是不是也做过很多让你感动的事情?”听到这里,当事人一直僵硬的表情有些动容。

            终于,经过耐心细致、锲而不舍的劝说,见双方思想上都有松动,法官再次把二人聚到一起,组织当事人围绕住房补贴的分割进行商议。

            最终,在何法官的主持下,双方各退一步,达成了调解协议:兄弟二人平分父亲两个银行账户里的44000元,哥哥张某秀给弟弟张某隽住房补贴15000元。兄弟二人在调解笔录上签字,双方握手言和。
          责任编辑:赵思源
          大象彩票下载